那年月,我也摆过地摊

庚子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对中国,对全世界都是前所未有的冲击。我国得益于有效的防控措施,疫情在国内已经基本散去,各行业也基本完全实现复工。疫情之后,很多地方为了促进经济复苏,都放开了摆地摊。近日,中央文明办明确,在2020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不将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摆地摊、开小店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其实摆地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三十多年前,我也曾经摆过地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一所供销学校毕业,被地委组织部分配到安仁县供销社工作,报到后不久,安仁县供销社安排我去其属下的承坪供销社从事物价工作。承坪供销社是公社级的供销社,但人、财、物都直属县供销社。拥有干部职工二十多人,身份有三种,干部、全民所有制职工、集体所有制职工。当时,大中专学校毕业生属国家干部,我在单位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按规定,我属于国家干部,供销社领导分工我负责审查管理商品价格,兼做商品会计。说是这样说,实际上我在单位是“万金油”干部,什么活都要干。除了自己的主体工作之外,我还兼职过单位出纳,单位食堂采购员。商店柜台营业员忙不过来时,还得去柜台帮忙。对此,我没有任何怨言,总觉得自己年轻,精力充沛,多做点事没关系。尽管我是单位少有的几个国家干部之一,可我根本就没拿这个当回事,只想自己未满十九岁就参加工作,应该知足了。尽管我是外地人,可是供销社的干部职工都很喜欢我,他们谁家有好吃的,都会叫我去吃。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供销社通用的口号。在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遍布城乡,通过统购统包揽了那个时代中国百姓的所有生活所需品的购买。一斤盐、一瓶酒、一尺布、一颗纽扣、锄头扁担、化肥农药……无不与供销合作社的三尺柜台有关。那个年代,供销社是乡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八十年代初期的农村供销社,那时候买东西,虽然国家层面已经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但主体还是计划经济。大部分商品,不是你想买多少就能买的。很多东西,买的时候不仅是要花钱,而且还要有票:粮票、布票、烟票、酒票、火柴票、肉票、点心票、糖票,诸如此类等。

 

  随着形势的变化,安仁县各公社改革成了乡镇,人们的商品意识越来越浓,做生意,搞副业,再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了。那年代没有电商的冲击,实体经济很稳定,农村集市也比较繁荣,农村里出现了很多个体户,有开小卖部的,搞养殖的,开米面加工厂的等等,这些人大多成了先富起来的人。也有一些人农闲时间将自己手工制作的农具拿到市场上卖,贴补家用的。在农村集市上,除了卖商品的小贩和摊位,还有各种组织抽奖的、演马戏的、耍猴的、变戏法的、炸爆米花的……震耳欲聋的高音叭喇的声音吸引着人们快到这里来看热闹。每逢墟日,十里八村的人们都会去赶集,有的人坐车去,有的人们步行去,集市上各种日用商品应有尽有,尤其是每逢节日之前,商品就更加丰富。我们供销社也与时俱进,没有固守原有的三尺柜台,而是走出去,到周边的乡镇摆摊售货。哪个乡镇赶集,我们的地摊就摆在这个乡镇的集市。与我们承坪乡周边相邻的几个乡镇如安平、平背、龙海、竹山、关王等等都是我们摆摊的“主战场”,我们甚至还将摆摊的触角延伸至邻近县,如茶陵县的界首,永兴县的龙王铺等。

 

  每逢周边乡镇的墟日,单位大本营除主任和少数几个营业员留守之外,领导将我们几个行政管理人员与其他营业员一起组成地摊队,去摆摊售货。我们租用摆摊车有时是客货两用车,有时是解放牌汽车,实在是租不到车了手扶拖拉机也行。人货混装,没有人顾及到什么交通规则的。我们的地摊货主要有布料、鞋帽、保温水瓶、日用搪瓷制品、日常生活用品等等。常常是早出晚归。我与一老一年轻的两个同事一组,我们经营的商品主要是布料,那时候摆地摊卖成衣的还很少,许多老百姓都是拿着布票到供销社里购买布料,然后找裁缝手工裁制。我们这个地摊必备的工具是量布的尺子、剪刀,划笔、算盘。每到一个地方摆摊,都会找一户人家借几条长凳子和几块木板,架好之后,再将一捆捆的布料摆放在木板上面。

 

 

 

  有人说初次摆摊的人放不下脸面,而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倒是心里有点紧张,担心出差错。记得第一次摆摊,我们是卖布料,品种有二十几个,有的确卡、的确良、毛毕叽、灯芯绒、卡其布等,颜色多样,还有一些大红大紫的花布。我们经营的各种商品其价格是规定的,不同于个体商贩,可以讨价还价。同组摊位的老何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供销社职工,她告诉我,一旦有客人走近摊位,我们都要热情的推销给她,不能出现冷场,让顾客感到你很有诚心介绍给她的,最好说出商品的特点,这样,顾客就很心甘情愿的买你的东西了,就很容易做成交易。而且还会感觉到你的东西物有所值。给顾客扯布,先要弄清楚他或她喜欢什么布料、颜色,需要多少尺寸。还要问其是否有布票。在丈量布料的尺寸时,精力要高度集中,不能够开小差,否则的话,给多了顾客损失部分自己要赔偿,给少了顾客投诉,损失部分也要赔。老何同我说这些不久,一位年纪大约六十来岁的老大娘来到我们摊位,说是过年了,要给她的老伴扯几尺的确卡布做件新衣服,这时老何与另外一位同事小侯他们都在给顾客扯布,我不能够让老大娘久等,按照老何之前告诉我的注意事项,给老大娘扯布,虽然动作有点生疏,但还是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我平生第一笔的地摊生意。

 

 

 

  那时候,乡村公路都是土路,天晴日一刮风尘土飞扬,下雨天就泥泞不堪。我们摆地摊几乎是不论是天晴日还是小雨天都要出征,当然下大雨天除外。下小雨天,我们搭建一个简易棚子照样摆摊。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那年的腊月,临近过年,每次赶集摆摊生意都很好。一个下雪天,是邻近龙海乡的墟日,领导决定照常去摆地摊。载着我们与货物的拖拉机行驶在乡村公路上,此时的乡村公路几乎全部被大雪所覆盖,人们很难分清哪是道路,哪是路边沟渠。好在拖拉机驾驶员经验丰富,对去龙海乡的公路路况十分熟悉,否则的话,就很难保证不出意外。那次雪天去龙海乡摆地摊,生意特别的好,销售额突破了五千元,创摆地摊新高。

 

  三十多年前,我初次参加工作,就被领导派去摆地摊,尽管这样的摆地摊属于单位行为,与个人摆地摊的性质有所不同,但形式都是一样的。有这样的经历真可谓是刻骨铭心。因为这是我认识社会的第一步,同时,也丰富了我人生的阅历,使我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

版权说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本站整编
文章分类:
字数统计:本文共有 2745 个字
原文地址: http://blog.tianya.cn/post-4535463-131346270-1.shtml

标签:

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