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琶洲岛参加一场婚礼

盛夏时节的一天,我们收到了老家一朋友的女儿用微信从广州发过来的电子版的婚礼请柬,这份婚礼请柬设计的独具一格,不是一对新人,而是两对新人的婚礼共一张请柬,更让人惊奇的是两位新郎是手足情深的蔡氏亲兄弟。朋友女儿的新郎是哥哥,请柬上写明“谢绝礼金”字样,这样的婚礼请柬实属罕见。我看了看婚礼的时间是周六晚,不会影响我的上班时间,于是,与太太商量,决定参加这个婚礼。

 

   朋友女儿婚礼的地点是广州琶洲岛的一间五星级酒店。琶洲岛四面环水,地域狭长,东至新洲码头,西至新港东路新洲桥与赤岗相邻,南濒黄埔涌,北临珠江广州河段前航道,这里既有林立的高楼大厦,又有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滨江公园。琶洲是广州的南大门,向南部最富经济活力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敞开,处于广州市区与珠三角经济腹地的结合部,岛上有众多的星级酒店和写字楼。按朋友女儿的要求,我们是以她娘家人的身份去参加这个婚礼的。为此我们与一般参加婚礼的嘉宾有所不同,要多一些“工夫”,如接受新郎的迎亲仪式,伴随新娘去新郎家等。当然这些“工夫”主要是由太太与我的小孙子他们俩人完成。周五的下午,我一下班就与家人一同前往广州琶洲岛的那间承办婚礼的五星级酒店,中山离广州很近,一个多小时我们便到达了酒店。朋友的女儿小妍早已为我们安排了房间,她的新郎是潮汕人,按照潮汕人的习俗,婚礼前没去新郎家是不能够出门的,为此她只能委托其他人安排接待工作。我们安顿好了之后,去新娘的住所拜访新娘。

 

  次日也即周六凌晨五点多钟,太太便起床去婚礼化妆处化妆,因她与小孙子要作为朋友女儿的娘家人出现在新郎家。按约定,早上七点多钟,新郎家的迎亲车队就会来酒店接新娘,为此,太太作为新娘的娘家人自然要打扮一下。至于小孙子他还小,不要化妆什么的,只要穿着干净整洁即可,待时间一到,将他叫醒。七点钟左右,太太将小孙子叫醒,随接新娘的迎亲车队去了新郎在广州的家。我没有随他们去,而是在酒店房间继续睡觉,待八点钟用完早餐之后,去珠江边走一走,看看珠江两岸的景色。临近中午,太太她们这班“娘家人”都返回了酒店。中午吃饭时,我见到了老家的那位朋友,几年未谋面,我们寒暄了一番。接着朋友切换了话题,他盛赞我的小孙子聪明伶俐,思维敏捷,有礼貌。在送亲和新郎家的表现可圈可点,得到了众多亲朋好友的点赞,为此,他也得到了许多红包的奖赏。我说这小家伙调起皮来的时候,也会不听大人的话,也难以管教的。朋友说不调皮的小孩就没有童趣,他说的也是实话,我们小时候不也曾经调皮捣蛋过。

 

  晚上六点,朋友女儿婚礼开始迎宾签到,我与家人准时去设置在酒店三楼的婚礼迎宾处签到。婚礼宴会厅也在酒店的三楼,厅的门口与过道走廊布满了鲜花,并设置了两处专供两对新人与亲朋好友拍照留影的地方,专职摄影师忙过不停,我与太太、小孙子也应邀与朋友俩夫妇以及他们的女儿新娘小妍夫妇俩拍照留念。照拍完之后,没过十分钟即可取像片,像片十分清晰,现在的高科技的确是了得。

 

   我们拍完照后,随即步入婚礼宴会厅里,我被宴会厅里的景象所震撼,整个婚礼宴会厅成了“鲜花”的海洋,空中、墙上都是“鲜花”,热闹的气氛更加隆重了。婚礼宴会厅里人流如潮,婚礼厅的两块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两对新人的婚纱照和他们之间的轻声曼语,向来宾讲述着他们的爱情历程,让一片片风景一张张照片见证与他们自己的爱人缔结连理,见证他们与爱人的甜蜜。这是一个典雅圣洁的西式婚礼。七点整,司仪宣布婚礼正式开始,朋友的女儿小妍与其新郎蔡先生先出场,走上婚礼厅的中央舞台,接着是蔡氏兄弟老二携新娘出场,顺着其哥哥嫂子的路径走上婚礼厅的中央舞台。两位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戴着洁白的百合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似一朵朵灿烂的鲜花。浅浅的酒窝、甜甜的笑,眉毛弯得会说话、眼睛亮得会传情,红红的脸颊写满幸福与甜蜜。简直就像七仙女下凡,难怪有人说婚礼中的新娘是她一生中最漂亮的时刻。新郎挽起新娘的手,新娘感受着那份来自新郎手掌或指尖的安全感,新郎迈着沉着稳健的步伐挥动着空气中的每个旋律。闪光灯噼噼啪啪,热烈的掌声,所有目光投向新人,那是亲朋好友们最真诚的祝福。他们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走向幸福,当他们在司仪的鼓动下,各自向对方表白发自内心的爱时,两对新人都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此时此刻,他们的身上洋溢着暖暖的幸福,是那样的动人。“高山流水天籁曲,琴瑟和鸣寄真情。烛光点点相思恋,双双鸿雁表忠贞。玉漏涓涓银汉清,鹊桥新架路初成。催妆既要裁篇咏,凤吹鸾歌早会迎。”两对新人在一片片祝福声中正式结为夫妻,全场为他们庆贺,再一次爆发出雷呜般的掌声。

 

   婚礼仪式完毕,接着就是晚宴开始以及观看文艺节目,我没有看节目单,不知道有什么节目。这种场面,人们关注的是新郎和新娘,很少有人会去关心有什么节目表演。菜肴很丰盛,看来蔡氏兄弟的父母破费不少。婚礼的舞台上表演了一个又一个节目,进行到中途时,突然有一位身穿红色上衣下穿黑色摆裙身材高佻的女士从我身旁走过,直向舞台走去。司仪介绍说这是一位女高音歌唱家,名字叫常思思。常思思她自我补充道,她是海政文工团的一名歌唱家,刚从北京飞过来,给蔡氏兄弟的婚礼献上《好运来》等两首歌,希望大家给点掌声,这时宴会厅里响起了掌声。果然是科班出身,歌是唱得不错,但现场的嘉宾好像不太热烈,没有人上台去与她合影或者找她签名,也就是说在现场缺少“粉丝”。在她之后还有一位来自武警文工团的女歌手演唱了两首歌,我由于忙于与亲朋好友敬酒,乃至她唱什么歌我都没有记住。倒是那个《巅峰之夜》的舞蹈节目成了婚宴的压轴戏,赢得了阵阵掌声。这是一个肩上的芭蕾舞,一男一女两位芭蕾舞演员,将爱情通过芭蕾舞的形式表现得淋漓尽致,据说这个节目在湖南卫视表演过。

 

   时至晚上十点,为时三个小时的婚礼晚宴结束了,整个婚礼热闹而温馨。我们回到了房间休息。

 

   周日的早晨,还没有吃早餐,太太便叫我起床,陪她去珠江边散步。我比较喜欢去江边走走,直面河水,彼此依恋,看风吹散江面的雾气,随着江水天高地远。昨晚的一场大雨,给珠江两岸带来了一种清凉的空气。江边公园里的花草树木也格外的翠绿,江边的大道上有人跑步,有人舞剑,有人将脚放在栏杆上压腿健身等等。我与太太沿着珠江边走走,太太时不时地用手机拍照,拍自己,拍我们俩人,也拍江景。似乎还有一种天真烂漫的“童心”。我们结婚已有三十多年了,对婚姻和爱的感受的确不少。几十年的实践证明,婚姻和爱是心的相守,最好的爱是将一颗心放在另一颗心上。我们曾经经历过,当我们平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看着天上的星星,太太躺在我的旁边,我悄悄地告诉她天上星星的名字,讲述它们的故事,其中有的故事是我“胡编乱造”的,可太太听得很投入。当我们走在大街上,遇到起风下雨的时候,我没有回避,只是一心想怎样才能替太太遮风挡雨。此时,还会感觉到风儿雨点触摸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十分的温柔。甚至想到人生幸福的形式至极不过如此罢了。

 

  在婚姻的“责任田”里要相互妥协,相互滋润。人们常常喜欢用毛毛细雨来形容一场雨的浪漫,也喜欢用倾盆大雨来形容一场雨的狂躁。等你真的静下来,去感受一场毛毛雨亲吻你肌肤的亲切,去感受一场磅礴大雨带来的声音,你会发现一切都很美。走完人生之路,就像经历过无数次毛毛细雨,经历过无数场倾盆大雨。在婚姻的“责任田”里,人们书写了生活的简单愉快,也留下了生命的足迹。祝愿朋友的女儿小妍,爱情天长地久,家庭幸福美满。

版权说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本站整编
文章分类:
字数统计:本文共有 3254 个字
原文地址: http://blog.tianya.cn/post-4535463-131049210-1.shtml

标签:

中国加油!